怀念一只猫咪(怀念一只猫程宇翰的阅读答案)

admin 176 0

本文转自:邵阳日报

邻居家不知什么时候养了一只猫,打破了我家宁静的生活。

第一次与这只猫“亲密接触”给我带来的是惊悚,它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悄悄扒开我家的窗,潜入我的卧室。冥冥中我感觉有外物入侵,惊叫出声拍打被褥。只听“喵”的一声,有物一纵而去。打开灯却不见什么东西,只是发现窗被扒开了一条缝。我怀疑我是不是梦呓了,但我确凿听到了一声猫叫!

这件事让我惊魂未定了许久!

直到看到一只猫羞羞怯怯地从邻居家出入,我才确定那晚是进来了一只不速之猫。那是一只有黄白条纹的猫,有着一双宝石般深邃的眼,对陌生人有与生俱来的怯意,不敢直视。

春意渐浓,这猫也日趋躁动,成夜成夜地叫着,让人听了瘆得慌,也因此扰了我的多晚清梦,也就对这猫喜欢不起来。它依然时不时扒开我家的窗,到我家的各个房间神清气闲散个步,再在我们发现后气急败坏地怒吼下,从容离去,留下我哑然地杵在那,良久。这猫甚至闯进我家厨房,把垃圾弄得满地狼藉,将梅花印满餐桌,让人生厌。

后来听说这猫怀孕了,生下了一窝猫崽子。当了妈的猫温驯了许多,只是更馋了,看人的眼神也似乎淌着欲滴的涎水。一想到它那一窝嗷嗷待哺的猫崽子,我的内心渐趋柔软,开始主动投食一些残羹冷炙给它。起初,猫怯怯地看着,远远地躲开。我佯装远离,它才慢慢地靠近,小心翼翼地过来吃,边吃还不忘温柔地“喵”几声,那模样竟然有几分可爱。吃饱了朝着我叫几声,似乎是在表达着感谢,然后迈着优雅的猫步回家奶娃。

一来二去渐渐熟稔亲近了以后,它的胆子益发肥了。你一回家它就踱到你身边,各种贴、挨、蹭,撒着娇,卖着萌,让你忍不住向它投食。它原来对食物还是比较挑剔的,白饭不吃,骨头不啃,汤也不爱喝,光吃肉,尤其是鱼肉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它开始带着它的那窝幼崽出来见世面了。那场面蔚为壮观。一只母猫雄赳赳、气昂昂地踱着猫步出来了,后面跟着五只颜色不一的小猫。母猫威风凛凛如一位司令,只是猫兵却怯生生得紧,一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地逃遁,躲进桌子下、楼梯间,脆生生地叫,如诉如泣,让人怜惜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不知为何,猫妈妈竟然带着娃娃们从家里搬出来,住进了前面的车棚草丛中。一看到我们回家,猫妈妈依然哀婉地叫着乞食。得到食物却不忙着自己吃,“喵喵”地朝孩子们叫着,呼唤它们来吃,末了,又继续向我们叫着乞食。往往是小猫们吃剩了,它才开始啃以前不啃的骨头。它泛滥的母性,不禁让人想起小时候,望眼欲穿地盼回了做客归来的母亲,母亲也如此宠溺地看着我们分享着她带回来的糖包或肉包,而自己却似乎永远不饿。

小伙子(猫主人)建议我们养一只小猫咪,但我总嫌麻烦,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连夜的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,车棚里潮湿阴冷,让人担心。

突然一连好几天,没听到猫啼了。听人说前面马路上被车碾亡了一只猫……难道是猫妈妈!那它的娃子们呢?我冒雨寻遍了车棚草丛,一声声呼唤,没有得到一声回应。

我开始怀念那只猫了,还有它的那窝奶萌奶萌的娃!我常常愧怍地想,我也许应该收留它们的!

  • 评论列表

留言评论